接着我便讓兄弟們都散了,小馬搭着小鐘的肩膀,看着小鐘強憋着笑說道:“鍾哥,你這造型不錯,霸氣。”

“嗯,不僅霸氣還很萌。”一邊的小七跟着說了一句,小鐘一臉疑惑的抓着自己的頭髮看着他們倆,說道:“你們在說什麼呢?”

“沒什麼,沒什麼,走,回家吧!”小馬立馬就笑呵呵的說道,我跟小淼他們幾個全都忍不住樂了起來。

小鐘一臉疑惑的看着我,問道:“我這造型真的很霸氣?”

看到那種那表情,我就樂了,說道:“嗯,不僅霸氣還很萌!”

【這是爲瘋子加更的!歡迎大家加入讀者羣424210686】 衡量再三,綰靈風終於還是極度不甘的低喝了一聲,「都給我回來。」

「少主,不可呀。」

「是啊,楊東的實力大家有目共睹,今日放虎歸山,假以時日,日後必定成為我綰家的心腹大患。」

綰家幾人臉上寫滿了不甘。

不過綰靈風卻搖了搖頭,「一個楊東而已,就算資質天賦再如何了得,我偌大一個綰家,難道還怕了他不成?」

倒不是他不想永絕後患,而是他不能這麼做。

穿成反派霸總的親妹妹 堂堂綰家,在大陸另一邊那也是名震萬里的大家族,而他這個少主,更是倍受無數青年才俊的追捧,如果讓人知道他做出如此卑劣的事情,不但他,恐怕整個綰家的名頭上,從此都將蒙上一陰影。

「少主,可是……」

那人的話還沒說完,便被綰靈風打斷,「好了,我自有分寸,全都給我退下。」

綰靈風都這麼說了,儘管綰家幾人還是悻悻退了下去。

自此,楊東才鬆了口氣。

而原本視死如歸的楊家人,跳到嗓子眼的心,也漸漸落了回去。

「綰靈風,雖然我對你的盛氣凌人很是不恥,但至少你是個光明磊落的人,只要將綰靈慧交出來,我日後絕對不再找你們綰家麻煩。」

綰靈風還沒回答,幾名綰家人又怒吼了起來。

「放肆,我們不殺你已經不錯了,還想覬覦我們小姐,你是成心找死是吧?」

「不錯,我們小姐可是煉獄門聖女,別說你們這麼一個不入流的家族子弟,就算是大陸另一邊的名門望族家公子,也休想褻瀆我家小姐。」

「什麼?煉獄門聖女?」

楊東徹底傻眼了。

跟綰靈慧相識了這麼久,怎麼就從來都沒有聽她提起過?

不過當聽到綰靈風的下一句話時,楊東的心更是只差沒從胸腔內跳出來。

只聽綰靈風虛弱的說道:「楊東,我知道我妹妹與你情投意合,但她確實是煉獄門的聖女,我之不顧我妹妹的意願制止,是因為一旦她失去貞潔,不但你,就連你們整個楊家,乃到大秦帝國,甚至我們綰家,都承受不住煉獄門的怒火。」

「什麼?還有這種事?」

楊東只差沒一頭從空中栽落下來。

雖然不知道煉獄門屬於哪種勢力,但綰靈風都如此推崇,甚至他們綰家如此大的家族,都承受不住煉獄門的怒火,那這個勢力的底蘊該有多雄厚?

最重要的一點,綰靈慧的貞潔已經被自己給……

只是想到這些,楊東只感覺頭皮一陣陣發麻,一股無力感也不自覺的油然而生。

「呃……這個,綰兄,既然你已經把事實真相說明白,那麼我也有件事情,必須得向你坦白一下。」

「什麼事?」

楊東臉色「唰」的漲紅了起來,扭捏了許久,口都張了幾次,但最終,他只是訕訕的說了一句,「我與令妹綰靈慧已經……呃,這個已經……心意相通,能不能請你成全?」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愣。

綰靈風一臉古怪,「這事我早就聽我妹妹說過了,不過她是煉獄門的聖女,必須得在她二十五歲之際,帶回煉獄門接受百年難遇的洗禮,這事我也做不了主,所以抱歉了。」

楊東更加為難了。

難道還讓他當著所有人的面直言不諱的說,「我已經跟令妹生米煮成熟飯?」

便在楊東為難不已時,不遠處的百里玉初似乎看出了什麼,美眸中頓時閃過一抹悵然之色。

不過複雜無比的看了楊東許久,她還是站了出來。

「其實楊東是想說,她已經跟綰姑娘……」

楊東一驚,還沒等百里玉初的話說完,他立刻大喝了一聲,「不錯,我已經跟綰靈慧在櫻花樹下發過誓,今生今世非她不娶,她也非我不嫁。」

楊東哪能不知道百里玉初想說什麼?只是綰靈風剛才也說了,一旦得知綰靈慧失去貞潔,誰也承受不住煉獄門的怒火。

「楊東,事情都到了這個份上,你又何必……」

百里玉初還想說什麼,還是被楊東打斷,「你不用再說了,我知道你肯定對我的不忠懷恨在心,但是……」

「我沒有!」

見百里玉初還是不明白,楊東只差沒鬱悶到死。

無奈之下,他只得一邊對她使眼色,一邊繼續不知所云的胡謅道:「好了,我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但我跟綰靈慧確實情投意合,雖然我們沒有做過什麼出格的事情,但我心裡已經被她佔據了一半的位置,我也希望你能接受這個事實。」

說到「事實」兩個字的時候,楊東還故意加重的語氣。

直到此刻百里玉初總算聽出了一些眉目。

古怪的看了看楊東,又看了看滿頭霧水的眾人,她才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好吧,既然你心意已決,那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說罷,百里玉初臉色複雜的退了下去。

而綰綰靈風在內的幾名綰家人,直看得傻了眼。

「這都是什麼跟什麼?明明是我們在跟楊東討論小姐的事情,怎麼變成他們夫妻兩的爭吵了?」

「是啊,楊東這小子還真是夠無恥,家裡有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嬌妻也就罷了,竟然還想打我們家小姐的主意,簡直可惡又可憎。」

幾名綰家人罵罵咧咧的時候,只有綰靈風眼中閃過一抹黯然之色。

不過複雜的看了楊東許久,他只是嘆了口氣,「既然如此,我們也沒有必要繼續大戰下去了,可否先回你們楊府療傷,等傷勢恢復后,我們再好好坐下來談談?」

「當然!」

見事情終於能圓滿解決,楊東哪裡還能不答應?

在幾名楊家人的扶持下,終於又回到了帝都的楊府之內。

隨著眾人的回歸,原來安靜無比的帝都,頓時掀起了一陣軒然大波。

「我的天,這楊東究竟達到了什麼境界?剛才那場大戰,可是令整個帝都都搖晃了起來,他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強大了?」

「太可怕了,那批神秘強者到來之後,就連武帝都不敢怠慢,任憑他們橫行無忌,沒想到一個楊東,竟然能將他們的氣焰打壓了下去,這小子難要逆天了不成?」

一時間,整個帝都都在談論著關於楊東的事迹。

甚至多年前曾經被所有人忽略的小事情,也被眾人當成了一段段傳奇來讚頌。

「遙想楊東初次進入帝都時,還曾經路過我家門口,那時候我一眼就能看出,他日後成就非凡,所以那時候對他投了個和善的眼神,也不知道他還有沒有印象?」

「你那個算什麼?他參加煉藥大賽的時候,我還曾經跟他說過一句話呢。」

又一人驕傲道:「你們說的這些算什麼,我在拍賣行做事的時候,楊東曾經來我們店裡拍賣一枚丹藥,那時候他還笑著對我說了『謝謝』兩個字。」

帝都無數宏偉的殿宇內。

武帝秦玄一臉震驚,「什麼?楊東竟然戰敗了那批神秘強者?」

「是的,陛下,剛才那驚天動地的一戰,聽說就是楊東與那批神秘強者中,最強大的人造成的後果。」

秦玄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沉吟許久,他立刻下了一道喻令,「從今天開始,要儘可能的穩固我皇室與楊家的關係,只要他們有任何需要,都必須無條件答應,哪怕對我皇室有些損失也在所不惜。」

除此之外,十大家族也因為這一消息炸開了鍋。

百里家。

家主百里成功激動有在原地打轉,「哈哈,之前我百里家上下真是有眼無珠啊,竟然還為難他與百里玉初的婚事,不過總算沒有鑄成大錯,有如此賢婿,我百里家何愁不興旺?」

與此同時,無論是另外幾大家族,還是無數二流、三流,甚至下流勢力,都在積極向楊東看齊。

要麼準備大禮準備登門拜訪,要麼準備帶家族中的美麗女子介紹到楊府來。

不過第二天,原本清靜無比的楊門府第,從清晨便門庭若市,進出的人,多得數不勝數。

不但管家,就連楊無涯這個家主,都忙得包飯都沒時間吃了。

不過越忙,楊無涯心裡就越開心。

「我這輩子最驕傲的事情,就是生了個好兒子。」

每迎來一位貴客,楊無涯都在心裡對自己如是說一句。

而其他楊家人,也滿面春風,就像吃了蜜糖一樣,逢人便賣力的吹噓他們少爺如何神勇無敵,如何大戰綰家強者。

而作為掀起這場軒然大波的正主楊東,此刻卻不見了身影。

因為此刻的他,正在後山閉關修鍊。

「嘩啦……」

頭頂上的血海翻騰卷舞,奔騰不息,每翻滾一次,他體內的傷勢就修復一分。

達到了他這個境界,普通人眼中的靈藥已經對他無效了,因為自身的恢復速度,早就遠超這些靈藥的功效。

不過兩日時間,他在大戰中受損的經脈便完好如初,體內枯竭的靈力,也飽和得更勝從前。

「勢均力敵的戰鬥,果然受益匪淺。」

雖然修為沒有一舉邁入靈武尊境界,但經過與綰靈風的一戰,他此刻的心境又提升了一個層次。

他有自信,此刻再遇到綰靈風這種強者,雖然不至於勝出,但至少不會如此狼狽。

「嘩啦……」

楊東隨手一揮,瞬間將頭頂上的血海收入體內,這才大步向外走去。

「也不知道綰靈風恢復了沒有?」

一想到綰靈風之前說的話,楊東臉色就一陣發苦。

如果綰靈慧真是什麼煉獄門的聖女,自己可就真的是十惡不赦的罪人了,畢竟她與自己之間,已經生米煮成了熟飯。

他都不敢想象,一旦綰靈風、甚至煉獄門得知,恐怕等待自己的,將是無窮無盡的追殺。

不過楊東越害怕發生什麼,就偏偏發生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