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童阮阮問道,「阿琛去哪了?這幾天沒有看到他。」

童阮阮在想,是不是顧寒琛生她的氣了?

自從那天顧寒琛跟慕淵臨打完架,在醫院分別之後,顧寒琛就再也沒有聯繫過她,也沒有來找過她。

伯尼說,「我也不知道,他也沒有聯繫我。他那個人就是這樣,總是愛玩失蹤。」

「也不知道他的傷好了沒有。」童阮阮有些擔心,心底里有些心虛。

伯尼說,「那慕淵臨的傷好了沒有?」

童阮阮想了想,說道,「應該好了吧。」

「如果慕淵臨的傷好了,那阿琛的傷肯定也好了,反正他倆打架,應該是差不多的。」

童阮阮扯了扯嘴角,也沒有再多說什麼。

她又想到一件事兒,「伯尼,童雨馨給我發邀請函,請我去參加她的訂婚宴,我同意了。」

「是嗎?」伯尼說,「那到時候你穿的漂漂亮亮的碾壓她。」

「我可以帶個男伴過去,你覺得我應該帶誰呢?」 伯尼忽然坐直了身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領口,一臉嚴肅,「我以頂級醫生的身份出場,一定不會讓你丟臉,交給我沒問題。」

童阮阮撲哧一聲笑出了聲。

這個伯尼假正經的時候還真讓她不適。

「好像除了你,我也沒有人可以選了,那就你吧。」童阮阮一臉勉為其難的樣子。

「喂,不會吧,你好像很為難似的,難道我水平不夠嗎?」伯尼說,「我可以把我的那些獎盃呀,執照,錦旗全部背在身上帶過去讓他們瞧瞧。」

「……」

童阮阮滿頭黑線,「你這是給我長臉?還是讓我沒臉呀?」

「怎麼,我的獎盃讓你覺得沒臉?好你個阮阮,虧我對你這麼心疼,把你當寶貝的,你看你居然嫌我丟臉,不理你了。」

伯尼氣沖沖的吃起了東西,不過也不是真的生氣,只是鬧起了小彆扭。

「好了。」童阮阮安慰道,「我不是這個意思,你陪我去參加訂婚宴,什麼都不用帶,只要穿得帥氣就行。」

伯尼心滿意足的笑了起來,「這才是我的乖阮阮。」

「討厭,幹嘛說這麼肉麻的話,我才不是什麼乖阮阮呢。」

「你不是我的是誰的? 閃婚蜜愛:誤嫁高冷總裁 我可告訴你哦,我要是找不到老婆了,我就追你,你要是不肯當我老婆,我就纏著你。」

「……」

童阮阮有點無語,「正經點行不?」

「我很正經,要是我不正經起來的話,現在咱們兩個同住一個屋檐下,我的魔爪不知道往哪裡伸了。」

伯尼抬起一隻手,在空中抓了抓,一臉的邪笑,不懷好意。

「真好奇你的女朋友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能不能把你這個不正經的傢伙給鎮住。」童阮阮一臉好奇。

伯尼說,「你還別說,只要你一句話,你現在就會知道我女朋友是什麼樣的人。」

「什麼?」童阮阮怔了怔。

伯尼接著說,「你當我女朋友唄。」

童阮阮總算明白他的話,這個傢伙趁人之危啊。

「行了,吃東西吧,還在這裡說玩笑。」

伯尼撇撇嘴,「我才沒有開玩笑呢。」

突然看到伯尼忽然認真的模樣,她打了個哆嗦。

這傢伙不會來真的吧?

不過看到伯尼弔兒郎當的樣子,想到平日里伯尼瀟洒的做派,童阮阮還是笑了笑,覺得不可能,不然也太詭異了。

童阮阮開去公司的路上,她接到了羅騰的電話。

「表哥,有事嗎?」

羅騰說,「上次跟你說的,我要把那些股份還給你,合同都已經擬好了,你什麼時候有空我們見一面吧。」

童阮阮將車速減慢了一些,「表哥,還股份的事情你好像有點著急。」

「不是著急,只是想早點給你,早點晚點有什麼區別呢?」

「那好吧表哥,要不今天晚上我們見一面吧,一起喝一杯。」

「行。」羅騰說,「那我們約個地方吧。」

兩個人約好了地點之後,各自掛了手機。

……

夜幕降臨。

一處高檔會所。

包廂內,羅騰坐在沙發上,手裡端著一杯威士忌,橘色的燈光照射在他稜角分明的臉上,他似乎有些憂鬱,好像在想些什麼深沉而事情。

包房的門被輕輕推開,身著一些紅色抹胸裙的妖艷女郎緩緩走了進來。

她年輕漂亮,撩了撩自己微卷的長發,朝著羅騰緩緩靠近。

羅騰抬起眸,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誰讓你進來的,你是誰?」v5小說

這女人長得很是美艷,她紅唇輕輕一勾,來到羅騰身邊。

羅騰眉頭一緊,「你幹什麼?」

「羅先生,你一個人在這裡多無聊呀。我來陪你一起喝酒呀。」

女郎說著,為自己倒了一杯酒,輕輕抿了一口,朝著羅騰貼了過去。

羅騰臉色一僵,剛想推開她,可忽然間小腹傳來一陣熱流直竄而上。

眼前逐漸變得模糊。

心頭有一種濃烈的不安告訴他,他現在陷入了危險。

他的視線落在自己剛剛喝的那杯酒里,肯定被下了東西。

「羅先生,我很欣賞你,我們兩個可以交個朋友。」女郎一把抱住了羅騰,在她耳邊吐著炙熱的氣息。

「誰派你來的?」羅騰的氣息變得灼熱,甚至都有些坐不穩。

這藥效來得猛烈。

「沒有誰派我來,我是來陪你的。」女郎直接吻上他的唇瓣。

藥效的加持之下,羅騰的意識逐漸模糊,一股無法剋制的洶湧感覺直竄而上。

驀地,羅騰反手抱住了她,直接將她壓在身下,低頭吻上她的唇。

女郎似乎十分配合,在羅騰的手不耐煩的解開她的衣服時,女郎自覺的將自己的衣服狠狠撕裂,扔在了地上。

正在這時,包房的門再一次被推開,童阮阮走了進來,「表哥……」

忽然,她愣住了,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場面。

羅騰身下正壓著一個女人。

童阮阮一驚,連忙要轉過身去,非禮勿視,可正在這時,包房的門迅速被踹開,幾個人直接沖了進來,有人手裡還拿著手機,打開了攝像功能拍攝。

頃刻之間,包房裡熱鬧了起來。

然而,就在這時,女郎瘋狂的尖叫了起來,「救命呀,救命呀,不要碰我!」

女郎掙扎的厲害。

嘩啦一身,一旁的桌子上放的酒瓶酒杯全都被她的手臂掃在地上,製造奮力掙扎的場面。

而羅騰像是失去理智般,緊緊壓著她,不顧衝進來的人群。

很快,童阮阮意識到不對勁,她立刻沖了上去,抱住了羅騰,「你冷靜一點!」

剛剛她一進來的時候還以為表哥在和一個女人做那種事情,可是現在看到記者,她意識到事情一定是有人策劃的,表哥不可能在有人進來的時候還這樣的瘋狂。

「滾開!」羅騰的目光都是猩紅的,童阮阮對上他猩紅的眼睛,嚇了一跳。

事情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閃光燈還在不停的照射。

童阮阮看了一眼旁邊,立刻抓起了桌上了一瓶純凈水,打開蓋子,直接朝著朝著羅騰的頭上澆灌。

嘩啦啦!

一整瓶水澆了下去,瞬間,羅騰的意識清醒了不少。

「你冷靜一點。」童阮阮拍了拍他的臉。

羅騰回過一點神來,看著身下的女人蒼白驚恐的臉蛋,再看一眼自己衣不蔽體的身體,臉色一陣陰沉。

正在這時,他身下的女人連滾帶爬的從沙發上下來,衝到這些人面前,「他強.暴我,救我我……」

這女郎躲在他們身後,而這些人直接來到沙發旁靠近羅騰,不停的拍攝。

「夠了!別拍了!」童阮阮試圖擋住他們的攝像頭,可是,憑她一己之力是擋不住的。

羅騰恢復一點意識之後,強壓下藥效站了起來,拉住童阮阮的手腕,要離開。

可是剛走到門口,忽然,一堆黑衣人攔住他們的去路。

「讓開!」羅騰憤怒道。

可是對方卻說,「抱歉羅先生,你在這裡強.暴少女,我們不能讓你離開,我們已經報警了。」 羅騰的臉色異常難看,他知道自己是被算計了。

羅騰轉過頭對童阮阮說,「你先離開,這跟你沒關係。」

今天的事情這些人肯定是沖著他來的。

童阮阮只不過是無辜牽連的。

童阮阮說,「不行,我不能離開,我得留下來給你做人證。我知道你不會做這樣的事。」

喜歡羅騰的女人有很多,他沒必要做這種事情,雖然說有些有錢男人的確是喜歡強迫女人尋找刺激,但是她相信羅騰不是這樣齷齪的人。

「你聽我的,這件事情擺明沖我來的,很難說清楚,快走。」羅騰的聲音有些訓斥。

童阮阮還想說些什麼,可是對上表哥的眼神,童阮阮有些懊惱,只能先離開。

?她只有自己先脫身了才能想辦法。

羅騰走不了,不過童阮阮順利的走了,畢竟他們目前針對的不是童阮阮。

……

童阮阮回去之後,心裡一直擔心,她沒敢打電話給姨媽告訴她這件事情,要是姨媽知道了肯定會擔心。

不過他們早晚都會知道的,只是童阮阮不希望這種事情從自己嘴裡說出來,讓他們擔心受怕。

就這樣,她揪心的幾乎一夜沒睡好覺。

天一亮,童阮阮就立刻想辦法聯繫羅騰,可是聯繫不上他的人。

羅騰的事情也已經上了新聞。

騰飛公司創始人因強.暴少女被警方拘留,目前案件正在調查之中。

看到這條新聞,童阮阮心裡很震驚。

到底是誰要害羅騰的?

忽然,童阮阮冷冷一笑,還等有誰?除了童家那幫人,誰還會吃飽了沒事幹,難怪表哥想要早點把股份還給她,看來童家的人已經盯上了。

早知道自己應該早點把股份拿回來,這樣表哥就不會受到牽連了,可是到現在懊惱也沒有用了,現在最要緊的是先把表哥的事情解決了。

砰砰砰,楊檸敲門走了進來,「董事長,外面有兩位警察,說有事找你。」

童阮阮皺眉頭,已經猜到了是怎麼一回。

兩個便衣警察已經進來,並且出示了自己的工作證,「凱伊小姐,請問你認識羅騰嗎?」

童阮阮點頭,「認識。」

「昨天晚上發生的性.侵事件,你也在場對吧?」

聽到「性.侵」這兩個,童阮阮心裡很不爽,她說,「我當時的確在場,不過羅騰沒有性侵,當時他神智混亂,酒里被下了葯,你們可以拿杯子去化驗。」

「關於這個,我們自然會調查,希望你可以配合我們,跟我們走一趟。」

「我跟你們走一趟,什麼意思?」

「我們現在懷疑你幫助羅騰強迫女方,所以請你配合我們的調查。」

「……」

童阮阮彷彿聽到了世界上最滑稽的事情。

「你們沒搞錯吧?你們覺得我會幫著誰去性.侵?」

「凱伊小姐,這件事情我們會調查清楚,目前請你配合我們,只要你好好配合,如果你真的沒做過,會還你清白。」

童阮阮冷笑了一聲,真是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