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请注册的朋友们注意查收垃圾邮件中有无验证邮件!

Please friends who registered to check verification mail in spam mail box!

这是几名初中生建立的社交网站,觉得本站好玩就注册一个账号吧!

「瑾年,你說話……」為什麼變得這麼難聽。

慕洛琛話說了一半,又把餘下的咽了回去。

蘇瑾年等著他下半句話,可是沒等到,也沒什麼心情等下去了,起身說:「我去休息了。」

也不管慕洛琛是怎麼想的,她往二樓走。

慕洛琛望著她的背影,側首問一旁的文清:「剛才她在二樓做了什麼?」

文清照實回答,「蘇小姐在您的卧室,呆了大概十分鐘,等出來的時候,臉色就不好看了。不過,我檢查過卧室,沒丟什麼東西。」

慕洛琛眸中冷意迸射出來:「去盯著她,我上樓看一下。」

「是。」

到了二樓卧室,慕洛琛關上門,觀察房間里的變化。

仔細檢查了下外面,沒有翻動的痕迹,也沒有丟東西,那到底是什麼,讓蘇瑾年臉色忽然變得那麼差的?

慕洛琛不放心,又檢查了一遍,最後依舊沒發現任何蛛絲馬跡。

慕洛琛站在窗戶口,眉頭沉凝。

五分鐘后——

他轉身去了衛生間。

打開衛生間的門,視線落在了放衣服的洗衣籃上,裡面的衣服有被翻動的痕迹。

慕洛琛上前一步,蹲下身仔細的檢查裡面的衣服。

把自己昨天的衣服拿出來后,放到鼻子前聞了聞。

淡淡地香味從衣服上散發出來,那是……

屬於蘇瑾年的香味。

剛才,蘇瑾年一定在找東西,她翻了他的衣服。

慕洛琛忽然想起,昨天蘇瑾年明明心情不好,不願意理他,可依舊要求他抱的那一幕。

似乎……

從昨天開始,她就開始做奇怪的動作。

昨天一次,今天又一次……

可是,她往他衣服里放了什麼?

竊聽器,還是別的?

慕洛琛握著衣服的手,漸漸的收緊。

過了片刻,他驟然起身往外走。

到了蘇瑾年所在的門口,慕洛琛沒敲門,直接打開了門。

怦然心動:總裁的獨家祕愛 太過大力,門哐當一聲撞在了牆上,然後反彈了回來。

蘇瑾年正準備上床,聽到身後的動靜,轉過身來,看向他,見他怒氣沖沖的模樣,心裡的直覺告訴她,慕洛琛已經發現她做的了。

蘇瑾年面色平靜的出聲道:「你知道了?」

慕洛琛上前一步,抓住她的胳膊:「你放了竊聽器,還是錄音器?」

他的手用了很大的力氣,幾乎要把她的骨頭捏碎。

蘇瑾年感覺到疼痛,可是一點也不覺得痛,因為此刻心裡更痛,這就是慕洛琛,他那麼緊張,是因為他的確隱瞞了她事情。

而且,這些事情不是她應該知道的。

蘇瑾年靜靜的望著他兩秒,忽然咯咯的笑出聲:「我放了錄音器,慕洛琛,你終於露出真面目了,從一開始,你就在耍我對不對?你想利用我,來達到你的目的,欺騙裴爺爺對不對?」

蘇瑾年問到最後,雙眸猩紅,脖頸上的青筋凸起。

她真的好恨。

他不愛她,就別來招惹她!

為什麼要虛情假意的來招惹她! 第559章交出錄音器的條件

慕洛琛看著她面目猙獰,薄唇微抿,「我沒有想過利用你,瑾年,把錄音器交出來。」

「想讓我交出來,可以啊。」蘇瑾年眼底大滴大滴的淚水滾下來,「你立刻跟葉簡汐離婚,跟我結婚,我就把錄音器交出來!否則,我就把這個交給裴爺爺,讓他知道一切!」

慕洛琛臉色皺沉,「別胡鬧。」

「哈哈!胡鬧!你不是說過,會娶我的嗎?為什麼現在我讓你跟她離婚,你反倒不願意了?」

蘇瑾年笑的癲狂而且諷刺。

慕洛琛沒再和她說話,對門外的文清命令:「進來,把東西找出來。」

文清應聲,走進房間里,然後拿儀器開始掃描蘇瑾年身上。

蘇瑾年笑著看著兩人:「我已經把東西送出去了,你們就別想了,現在東西,我已經送到安全的地方了……」

慕洛琛怔了兩秒,忽然想到了蘇母。

這個家裡,蘇瑾年唯一可以憑藉的,只有蘇母一個人。

他拿出手機,立刻給蘇母打電話。

但電話沒打出去,蘇瑾年就在一旁冷聲說:「你儘管打,現在已經有人從我母親那裡,拿了錄音器,你打了也沒用了。」

慕洛琛握住手機的手一緊。

蘇瑾年抬手,猛地推開文清,走到慕洛琛的跟前,手指輕輕的撫摸上他的臉頰,然後往下繼續滑。

滑到他的胸膛口,手指往他的衣服裡面探。

慕洛琛抓住了她的手。

蘇瑾年順勢,依偎在他胸膛,笑著說:「阿琛,只要你聽我的話,我保證,裴爺爺不會知道這件事,我也可以不計較你之前欺騙我的事情,我們以後都好好的……」

她話說了一半,便被推開。

慕洛琛神色淡漠的望著她,話卻是對是文清說的:「打電話給陳一峰,讓他調取監控,看看蘇姨離開慕家后,接觸到的人,如果發現了,立刻把相關的人,全部都帶回來。」

文清頷首,很快離開。

蘇瑾年看著一臉冷漠的他,淚水順著眼角落下,「阿琛,為什麼你不肯接受我的要求,明明是我先認識你的,你喜歡了我整整六年,她才出現了一年時間,為什麼,為什麼……」

「你好好休息。」

慕洛琛沒有回答她的問題,扔下一句話后,走出了房間。

咔嗒一聲關門聲響起,蘇瑾年跌坐在了地上。

胸口窒悶的喘不過氣來,她緊緊地抱著自己,嗚咽著出聲。

不甘心,好不甘心……

明明她和洛琛才是一對的,為什麼會出來葉簡汐。

如果沒有她,沒有當年那件事……

她不會錯過洛琛的。

真的好不甘心……

心頭的怨氣和怒氣夾雜在一起,不停地衝撞著蘇瑾年的心。

一次比一次強烈……

慕洛琛又給容子澈打了一通電話,讓他先預備好假的離婚證。

若是真的追不回來那個錄音器,他只能用假的離婚證,來騙蘇瑾年……

不然,一旦錄音器落到裴老爺子手裡,不止慕家,沈家、容家也都會受到牽連,他絕不能看著他們陪著慕家一起覆滅。

容子澈得知蘇瑾年放了錄音器在他口袋裡,破口大罵:「她是不是腦子吃屎了,這麼對你?靠!她現在在哪裡?你把她交給我,我逼她說出來。」

「現在不是對付她的時候,那個錄音器是關鍵,我昨天和清華的談話,錄到了裡面。」

慕洛琛淡聲說道。

容子澈忽然想起來,昨天晚上自己也跟慕洛琛說話了,不過他在慕家休息到酒醒就離開了。

自己和洛琛,好像沒說什麼關鍵的話。

早知道蘇瑾年這個娘們放了錄音器,他就應該自己跟洛琛說,也比洛琛跟沈清華說好。

只要裴老知道清華和洛琛不是真的不和,肯定能猜測到兩人是在合謀騙他!

靠,蘇瑾年這個臭娘們!

真是平日里不吭不響,一有動作把他們全部往死里拉!

容子澈心綳的緊緊地:「我立刻派人去找,咱們一起去找那個錄音器。」

「嗯。」

兩人動用了手上所有的力量,去尋找關於錄音器的下落。

可一直到傍晚,都沒什麼線索。

蘇母從慕家離開后,半道去了一條小食街,給蘇父買了早餐,那條小食街的人流量大,且監控器不全,根本沒辦法完全確定,有多少人接近過蘇母,誰拿走了她身上的錄音器,就更不能確定。

夜幕降臨。

慕洛琛回了慕家。

車子停下來,他徑直往二樓走。

蘇瑾年的卧室前,兩個警衛守著門口,見他來了,自動打開了門。

慕洛琛緩步走入房間,打開了燈,看到她坐在地板上,眉頭皺緊:「瑾年,錄音器在哪裡?」

「你跟葉簡汐什麼時候離婚?」

蘇瑾年抬眸,固執的望著他。

慕洛琛頓了十幾秒,沉聲道:「很快。」

「有多快?明天,還是後天?」蘇瑾年又問。

慕洛琛心裡不耐,臉上沒顯露出來:「最遲後天。」

蘇瑾年聞言,嘴角彎了彎:「那你什麼時候,把你們的離婚證,交到我手上,我什麼時候把錄音器給你。」

慕洛琛沉默的睇著她幾秒,然後問:「瑾年,我們非要到這一步嗎?你從來不是咄咄逼人的。」

蘇瑾年嘴角的笑意更加的深,也多了几絲恨意,「阿琛,不是你逼我走到這一步的嗎?本來,我打算帶著孩子離開的,我想走到遠遠的,不打擾你和簡汐的,可是我準備離開了,你卻出現了,你對我關懷備至,你允諾會跟我結婚。」

他給了她最美好的一切。

卻最後,讓她發現這一切都是假的……

慕洛琛無聲的望著他,沒說話。

真的是他把她逼到這一步的嗎?

從她回來刻意的接近,到她懷孕,以及後面的種種……

有誰在背後推動……

他不相信,瑾年對裴錦德的所作所為,一點都不知情。

原本這些話,他想說給她聽的。

可現在看著滿眼恨意的她,他忽然覺得,哪怕自己說了,她也不會聽。

或許,會覺得他說的都是假話,會更加恨他罷了。 第560章離婚同時結婚?

假的結婚證第二天製作了出來,慕洛琛從容子澈那裡接過結婚證,面色淡漠到可怕。

「你要不要跟嫂子說一聲?」

容子澈忍不住提醒。

慕洛琛搖了搖頭:「現在不能說。」

裴錦德懷疑他跟簡汐的關係,一定會加緊盯著簡汐那邊,這個時候無論他去見簡汐,還是派人過去,都會引起裴錦德的注意。

若是裴錦德因此,確定了他和簡汐的真正關係。

那現在做的一切,都會半途而廢。

這次計劃關係到那麼多人的前途,他不能因為一己之私,而讓計劃失敗。

「那好,等以後再解釋吧。」

容子澈道。

和容子澈分開后,慕洛琛拿著離婚證,回了慕家。

到家的時候,天已經完全暗了下來。

蘇瑾年卻沒有在房間里,而是在院子里的草坪上,鋪了一張兩平見方的毯子,雙手抱膝,下巴抵著膝蓋,雙眸無光的看著門口的方向。

見到他回來了,她動了動,仰頭看著他問:「離婚證呢?」

綠草獨有的味道在鼻尖縈繞,可幕洛琛一點也沒有心曠神怡的感覺,而是被蘇瑾年此刻的模樣,壓得重重的喘不過氣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