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请注册的朋友们注意查收垃圾邮件中有无验证邮件!

Please friends who registered to check verification mail in spam mail box!

这是几名初中生建立的社交网站,觉得本站好玩就注册一个账号吧!

「如果我束手就擒,像是你這樣的人會放了他們嗎?」韓宇冷冷笑了笑說道。

「你不試試又怎麼會知道?雖然我會放過他們的幾率只是千萬分之一,但你能放過這千萬分之一的機會嗎?在靈城的時候,你甚至都可以為那些你全不認識的人去死了?現在難道你還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最好的朋友和愛人去死?我知道你不是這樣的人。」

崇禮以為自己抓住了韓宇的軟肋。事實上,崇禮對於韓宇性情還是把握得很透徹的,韓宇確實不是一個會輕易讓自己朋友受到傷害的人,只不過……

「確實,如果若蘭他們就在你手中,我很可能真會乖乖站在這裡,讓你們把我給殺了,即便我知道我這樣做也是於事無補。但是……」說到這裡,韓宇不由頓了頓。

崇禮嘴角已經快要裂到耳根上了,一切就如他所料。

「但是若蘭在你手中嗎?」韓宇繼續說道。

聞言,崇禮眼睛不由又是一瞪,身子不由又是連連向後退了幾步,滿臉的不可置信,吞吞吐吐地說道:「你……你說什麼?」

「我說,若蘭他們根本就不在你手中!」韓宇眼睛盯住了崇禮,肯定地說道。

「你……你怎麼會知道?難道……難道這一切都是你的算計?」崇禮突然感覺到了一種強烈的不安,彷彿一切被自己僅僅抓在手中的東西突然就溜走了。

事實上,在韓宇還沒有出現的半個時辰之前,若蘭等人突然說有一些事情去處理,要暫時離開這裡。那個時候,崇禮自然是不想讓他們離開的,甚至都想過直接動手將若蘭捉起來。

但,崇禮最終卻沒有那樣做。因為那個時候離著他們約定的時間還有一個多時辰,他的人手也還沒有完全集結在一起。而他們一旦發生戰鬥,到時候能不能將人留下來還是一說,暴露自己的計劃,卻一定是會發生的事情了。

崇禮怎麼可能因為若蘭等人,便放過韓宇這條大魚啊?

於是乎,崇禮便只好讓若蘭他們離開了。

而剛剛韓宇的提前出現,讓人手還沒有集結完成的崇禮,只能假裝若蘭被自己捉起來了。雖然這樣的行為很急切很沒有計劃性,但是崇禮卻不得不為自己的急智而得意,他不相信韓宇能夠未仆先知。

但……但到了現在,崇禮卻不得不拋棄這樣的想法了。

「我並沒有算計你什麼。我說過在你沒有承認這一切之前,我根本就沒有懷疑過你。但,又因為這次的事情實在太重要而且牽扯的事情太多了,我只是提前做了一些準備而已。我讓若蘭提前離開這裡,我也提前到達這裡,都是希望將危險減到最低而已。」

韓宇證實了崇禮的猜想。

「原來……原來之前你和若蘭要分離時,你們說的是這些……」崇禮記起了韓宇和若蘭分離時的情景,當時他還在心裡嘲笑著就要去死的兩人還親密個屁啊,卻想不到自己就是輸在了這樣一個被自己恥笑的細節當中!

卻在這時,崇禮突然感覺到自己胸膛之上衣裳之內的某樣某件動彈了起來。

也在這時,崇禮不由又大笑了起來,對著韓宇說道:「不得不說,你確實是我遇見過的最為強大的敵人,無論是心智心機還是修為。但,你還是嫩了一點啊。剛剛你在知道了我的計謀之後,為什麼不立即逃走?那個時候,你不是無牽無掛了嗎?如果那個時候,你就逃走了,我還真不能將你怎麼樣了。

邪君霸寵:逆天小毒妃 可……可現在,哈哈……我的人已經陸續向著這邊走來了,你再沒有辦法離開這裡了!」

「呵……」韓宇冷笑了一聲,說道:「我當然知道你早有圖謀,但如果當時我就離開這裡了,我又怎麼可能知道你的那個圖謀深遠的計劃?而且,如果我不是在這裡和你耗費了這麼多時間,我又怎麼能夠確定若蘭他們已經逃得足夠遠了?」

聞言,崇禮整個人不由都崩潰了,看向韓宇的眼睛簡直都要眼眶裡瞪出來了。這……這傢伙還是人嗎?

從一開始,從最初的最初,自己就沒有贏過韓宇,一次又一次地中了韓宇的計謀。他以為韓宇已經知道自己的計謀,便將自己的真面目暴露了出來,誰料別人卻根本一無所知。

他以為韓宇根本不知道若蘭已經逃走的事實,想要以此要挾人家,到了最後,卻發現原來韓宇只是在將計就計。

最後的最後,崇禮算是徹底認輸了,只想著和韓宇多說幾句話,同一時間,也是在拖延時間,好讓自己的人手向著這邊靠攏,從而將韓宇格殺在這裡。

可誰料,就是自己這種樸實的想法,卻竟然還是在那人的算計當中。人家原來也是在拖延時間!

將前前後後發生的這些事情想通了之後,崇禮突然覺得全身都好無力啊,只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廢物,只覺得自己在韓宇面前就是一個小孩子,好像回家抱著娘親大哭一場啊。

「你!就算是這樣又如何?別的什麼人我從來就沒有放在眼中,只要你死了,只要你死在這裡,我的計劃就算成功了!」崇禮要為自己找回自己最後的一點自尊。

「哼!你覺得自己能夠做到嗎?」說著,韓宇便向著一側掠了開去,

事情已經真相大白,而且該拖延的時間也已經拖延,韓宇也沒有任何理由要留在這裡了。

「追!絕對不能讓他逃走!給我殺了他,殺了他!」崇禮氣急敗壞地大聲叫喊了起來。

隨即,暗中藏著的四人連忙向著韓宇追了過去。

但,本來這四人就要比韓宇的修為要低上那麼一點,而且此時眾人相距了一里之地,根本就沒有辦法追上韓宇啊!

卻也在這時,正在向前而去的韓宇身前的空間,突然裂了開來。

然後,一個人人影擋在了韓宇身前!

韓宇眉頭緊皺,二話不說,連忙換方向逃!

嘭!

韓宇的前方再次裂開!

再接著,空間再次接連裂開。

韓宇的前方後方左方右方,赫然四人站立其上,四名貨真價實的玄尊,將韓宇圍了個結實!

「哈哈……我看你逃,我看你能逃到哪裡去!」崇禮很快趕了上來,看到自己召集的人手終於全部到位,不由哈哈大笑了起來。

雖然自己一次又一次,輸給了韓宇,但老天還是待自己不薄的,誰叫自己是李家的大少爺,誰叫自己能夠隨意指揮四名玄尊強者?我比不上你,但奈何我小弟多啊,我小弟們一人吐一個口口水都能將你淹沒了。哈哈……

韓宇向著四周環視了一圈,一顆心不由沉到了肚子里。

四名玄尊嚴陣以待,將韓宇四周圍了個結實,外圍還有崇禮安排得四名玄君巔峰強者!

十面埋伏,不過如此吧?

韓宇如何能在這些人手中逃掉啊?

…… 韓宇帶著從林家偷出來的冰焰草地圖毫無阻擋離開林家半個時辰之後,林家之內終於有了響動,而且不是一般的大響動。

林家百年都沒有響起的宗族大鐘第一次響了起來。

鐘聲悠揚,似是從遠古而起,要到永久而去,響徹整個林家。

所有林家的族人都慌忙從床上跳了起來,所有人連衣冠都沒有整理便向著屋外跑了出去,一起看向了鐘聲響起的地方,無不滿臉的緊張,甚至緊張到連自己連鞋子都沒有穿都不知道了。

因為此時林家的所有人,都知道這鐘聲代表著什麼。

在很多年輕人的記憶里,他們一生中都沒有聽過這鐘聲的響起。也就只有一些老年人記得,在很多很多年前,在某個至強的發瘋了的妖族向著林家發起進攻,將一個個強大的元老給轟殺之時,讓林家陷入前所未有的大災難的時候,鐘聲才響起過。

那次,整個林家幾乎就要毀於一旦了。

而這次,現在,那讓他們一輩子都沒睡過好覺的鐘聲又響了起來?

這鐘聲代表了林家進入了最高警戒狀態,是林家到了生死存亡之際才會響起的鐘聲!

「發生了什麼?究竟發生了什麼?」

「是不是又有強大的妖族對我們發出了攻擊?」

所有人都很緊張,所有人都在猜測究竟發生了什麼。

同一時間,林家的元老堂,藏匿在大山之中的一個院子,讓那鐘聲響起的大鐘前,幾十個人正焦急地站在那裡,爭論著。

兩伙人涇渭分明,站立其中。

一邊為首的赫然便是林昌的父親,林榮。

此時林榮滿臉的憤怒,就像是自己的寶貝孩子被人捅死了一般,一雙眼睛簡直都發紅了,朝著站在一遍的林錢大吼著:「調查?還調查個屁啊!這麼明顯的事情,就算是個瞎子都能看出來了。如果不是韓宇偷的,還會有誰?」

林錢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眉頭緊緊皺著,他想要大聲反駁林榮,但他卻不能,只能無力地看向林槍,眼中帶著無奈痛苦和憤怒。

對的!就是憤怒。

面對林錢這種眼神,林槍不由將自己的腦袋垂了下去。他也很後悔,後悔自己為什麼要幫韓宇這個忙,將所有林家的人的注意力都引走,後悔為什麼要幫助韓宇去偷冰焰草地圖。

當然,如果再給林槍再一次機會,他一定還會選擇去幫助韓宇,但卻一定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因為即便是到了現在,林槍也絕對相信幫助了自己少主這麼多的韓宇,絕對不是那種人,絕對不會是那種會將代表了林家權力和榮耀的林家家主的玉璽給偷走的人。

一來,林槍相信韓宇的人品,林槍堅信像是韓宇那樣的人是絕對不會貪圖這些東西的,即便林家家主玉璽雖然承載了林家的大氣運很可能會讓一個人飛黃騰達。

二來,林槍也很清楚,雖然玉璽有足夠讓任何人都發瘋的吸引力,但韓宇只是一個個體,即便他得到了玉璽,玉璽對於他的作用也並不是很大,最起碼承載了能讓一個家族興衰的氣運的林家玉璽,真正的作用,不是一個韓宇能夠發揮出來的。

三來,林槍不相信臨時起意要去搶冰焰草地圖的韓宇,有能力在那麼短的時間內便讓,能夠觸發林家宗族大鐘的玉璽延遲半個時辰才讓鐘聲響起。沒有足夠的準備,任何人也不可能做到這件事情。

所以,林槍堅信,玉璽不是韓宇偷的!

但是,但是現在誰會相信林槍的話啊?玉璽和冰焰草地圖是放在同一個地方,有人在那裡發現了韓宇偷走冰焰草的痕迹。如此,林槍還能站出來大聲說,冰焰草地圖是韓宇偷走的,但是韓宇並沒有偷走玉璽?

顯然,林槍不能這樣說,所以此時他只能沉默了。

看見林槍的沉默,林錢拳頭不由緊緊握了起來。韓宇要去偷冰焰草地圖,林錢也是知道的。雖然他不贊成這件事情,但卻也覺得林槍要幫助韓宇是無可厚非的。畢竟,韓宇對於林靈有過莫大的幫助。

但現在林家玉璽不見了,這所有的過錯不就要推到韓宇身上,轉而推到林靈身上了?如此……

卻在林槍這樣想著的同時,林榮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哼!什麼少家主?我呸!都說日防夜防,就是家賊難妨!現在將玉璽偷走的卻就是我們少家主的朋友啊!」林榮很激動,彷彿被人偷走的不是玉璽,而是他的老婆。

林錢的臉色變得越加難看了,他很清楚林榮這句話要罵的根本不是一個韓宇那麼簡單,他更是在此時將所有的錯誤都歸咎到了林靈頭上。如果這個罪名一旦坐實,那麼林靈剛剛才稍微站穩的腳跟,不就是要給人撬翻了?

林錢很明白現在林榮這句話的嚴重性,但此時他卻又想不到任何話語去反駁,誰叫韓宇確實是進入了那裡並且偷走了冰焰草地圖,成為了最大的嫌疑犯?

「我早就說過了,除了我們林家的人誰都不能相信!什麼朋友,都是狗屁!真正能夠幫助到我們林家的,還是我們林家自己人。連這麼簡單的事情,都看不懂,就去盲目相信外人,這就是我們少家主的智慧嗎?」

說著,林榮不由冷冷地盯向了林靈,而後繼續說道:「我看,我們是不是要重新慎重地考慮一下,某人是不是有資格成為我們的少家主了!畢竟,龍生九子各有不同,誰就知道會不會龍也能生出一條四腳蛇來啊?」

林榮這句話不可不畏誅心而直接了?

直接就將林靈比喻成了一條四腳蛇,甚至乎還相當於直接提出了要罷免林靈為少家主的提議。

在場的這些長老無人不是人精啊,哪裡聽不出林榮話語里夾帶的意思。一些支持林昌的長老,簡直樂開了花,不久前他們還被韓宇嚇得連林家都不敢回來了。現在竟然又能站在林靈的頭上了,他們能不高興嗎?

支持林靈的長老卻不得不都將頭垂了下去,甚至他們之中有些人都不免要這樣想了:我是不是跟錯人了?林靈這個小傢伙果然不行嗎?

「好了!夠了!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嗎?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將玉璽追回來!」林錢說道。

「追?追什麼追啊?我們怎麼追啊?人家已經離開多久了?人家是什麼時候動手的?你知道嗎?或者現在人家早已經逃之夭夭了!」

林榮簡直都要開心壞了,他想不到自己還會有這麼威風的時候,一個人說話,所有人都要聽著自己說話,連屁都不敢放一個,更別說反駁自己了。

林錢想要反駁,卻又發現自己還是沒有任何辦法反駁啊。如果玉璽真是韓宇偷的,他們能怎麼辦啊?

一旁的林槍和林靈也只能低垂著腦袋。誰叫現在偷玉璽的最大嫌疑人就是和他們有著密切關係的韓宇啊?

或者從今天之後,林靈和林槍的腦袋再也抬不起來了吧?

即便眾人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林靈和這件事情有直接的關係,但有些事情是需要證據的嗎?

而支持林昌的那些人,也一定會憑藉這一個契機狠狠打壓林靈的。到時候,已經被韓宇打壓下去的林昌,不就會以這樣一個契機重新站起來?

「這件事情還是讓元老們去解決吧,我們根本就沒有這樣的能力。」

將這件事情之後會引發的一些關係看透了的林錢,不由深深地吸了口氣,咬著頭嘆息了起來。

這是成也韓宇,敗也韓宇了嗎?

……

同一時間,林家某座大山上,不被任何人留意的一個洞穴之內。

此時,千年都難得一見光明的洞穴之內,卻亮如白晝,拳頭大的夜明珠,將四周每一個細小的洞孔都照得清清楚楚。

「大長老,我們現在是不是要去將韓宇追回來!我們林家的玉璽怎麼能落到外人手中?」一名元老說道。

「對!我們不僅要將韓宇捉回來,還要將他殺死。這樣可惡的人,即便是重玄派的下一任掌門又如何?難道我們林家在外界看來就是這樣好欺負的了嗎?」又一名元老憤怒道。

林家的玉璽被偷走,被偷走的不僅是一枚玉璽,還是他們的自尊和耀榮。

「一定要殺了韓宇,而且還要重玄派給予我們一個解釋!否則,我們林家一定會讓重玄派,讓整個離火大陸知道,有些人有些家族是他們不能招惹的!」

「別以為我們林家是隱世之家,就是忍事之家了!我們的榮耀不能讓任何人褻瀆!」

元老們都很激動。

站在一旁的林齡心中有很多疑問,以他的了解,韓宇不可能會是一個會無緣無故便干出偷東西這樣行為的人。更何況,這件事情是不是太巧合了一點啊?

為什麼在大長老已經決定將冰焰草地圖交給韓宇之後,為什麼在韓宇得罪了李家的人之後,為什麼在韓宇幫助林靈站穩了腳跟之後,突然就發生這樣的事情啊?

還有韓宇如果不是早有圖謀,他怎麼可能讓宗族大鐘足足延遲了半個時辰才響起?

林齡意識到了某種可能性,卻不能將這種可能性具體化,所以此時他便只能沉默無語了。

「大家靜一靜。韓宇這件事情確實做得過火了。我會親自出手,給予他一個懲罰的。所以從今天開始,這件事情你們就不要理會了。到時候,我會讓重玄派讓韓宇給我們林家一個交代的。」大長老林天出聲了。

一旁義憤填膺的元老們雖然還是有很多話要說,但最後卻不得不將那些話都壓在了心裡,誰叫眼前說話的這人是大長老啊?

轉而,各個元老便回到了自己洞穴之中。

大長老再次離開了洞穴,但他卻沒有去追韓宇,而是來到了某座山頭之上。

隨即,又有一個人出現在了他身後。是元老林齡。

「大長老,你不是已經發覺了這件事情的蹊蹺之處?」林齡將自己心中的疑問問了出來。

大長老沒有回答林齡,而是深深地吸了口氣。

林齡眼睛不由瞪大,而後說道:「大長老是不是已經將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都把握清楚了?」

大長老將頭緩緩轉向了林齡,而後說道:「我沒有你想象得那麼厲害,我又不是神,自然不可能足不出戶就將世間一切都看在眼裡。」

看見大長老這幅臉色,林齡意識到了可能有一些很嚴重的事情正在發生著。

…… 沒等林齡繼續發問,林家真正支柱一般的存在大長老林天已經開口說話了。

「你一定是在奇怪,明明一切都這麼明顯了,為什麼我不站出來為韓宇說話?」

林齡將頭點了下去,他從一開始就不相信玉璽是韓宇偷的。

「林齡啊,你也活了這麼多年了,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其實很多事情,往往眾人想要看到的都不是事實不是真相,而是想要看到他們想要看到的事情。」林天並沒有一下子解開謎底,反而將話題引到了另一個方向上。

對於大長老所說的話,少說也活了一百多年的林齡當然深有體會,嘆息了一聲說道:「人不就是這樣嗎?或者說,人生不就是這樣嗎?有時候,你明明做了正確的事情,你卻又不得不去承認自己做錯了。大勢所趨,或者說的就是這樣一種情況吧?」

「對啊。就像是我們現在的林家,就像是我剛剛所做的決定。」林天眼睛再次看向了天空,眼睛深邃而智慧,臉上卻滿是愁色。

林齡不再說話,而是將所有精神都集中在了林天身上,他知道接下來,林天將會將一些重要的不為人知的秘密宣告出來。

「我們林家現在處於何種情況,相信你也是知道的。不得不說,讓我們林家變成這樣子,我有逃脫不了的責任。我愧對林家的祖先啊,竟然讓我們偌大一個林家不得不屈服於別人,甚至還要我出賣自己的孫女,才能暫時保存我們林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