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请注册的朋友们注意查收垃圾邮件中有无验证邮件!

Please friends who registered to check verification mail in spam mail box!

这是几名初中生建立的社交网站,觉得本站好玩就注册一个账号吧!

All site blogs

    • Harris Edwards

      「對了。」童阮阮問道,「阿琛去哪了?這幾天沒有看到他。」

      童阮阮在想,是不是顧寒琛生她的氣了? 自從那天顧寒琛跟慕淵臨打完架,在醫院分別之後,顧寒琛就再也沒有聯繫過她,也沒有來找過她。 伯尼說,「我也不知道,他也沒有聯繫我。他那個人就是這樣,總是愛玩失蹤。」 「也不知道他的傷好了沒有。」童阮阮有些擔心,心底里有些心虛。 伯尼說,「那慕淵臨的傷好了沒有?」 童阮阮想了想,說道,「應該好了吧。」 「如果慕淵臨的傷好了,那阿琛的傷肯定也好了,反正他倆打架,應該是差不多的。」 童阮阮扯了扯嘴角,也沒有再多說什麼。...
      • Harris Edwards

        「不是,有人看重?」

        一句話頗為模含糊,卻一瞬間讓清媱覺著頗為尷尬發怵。 「你從前便曉得么?」清媱頓了頓,他從來都心知肚明,卻又從不主動揭穿。 「什麼?」薄屹挑挑眉。 清媱有些氣悶,硬要說的如此明顯嗎?「就,就我姑母的事兒。」 「嗯。早便曉得了。」薄屹看她恍惚了些,放緩了語氣,「放心,曉得的人並不多,你姑母溫和,也很聰明,不曾與什麼人為敵。」 所以,懂得避重就輕,懂的躲避風頭,也就應當不會成為眾矢之的。 「噢,那便好。」清媱喘了口氣兒,姑母如今,能安安穩穩過日子,便是不錯的了。...
        • Harris Edwards

          「瑾年,你說話……」為什麼變得這麼難聽。

          慕洛琛話說了一半,又把餘下的咽了回去。 蘇瑾年等著他下半句話,可是沒等到,也沒什麼心情等下去了,起身說:「我去休息了。」 也不管慕洛琛是怎麼想的,她往二樓走。 慕洛琛望著她的背影,側首問一旁的文清:「剛才她在二樓做了什麼?」 文清照實回答,「蘇小姐在您的卧室,呆了大概十分鐘,等出來的時候,臉色就不好看了。不過,我檢查過卧室,沒丟什麼東西。」 慕洛琛眸中冷意迸射出來:「去盯著她,我上樓看一下。」 「是。」 到了二樓卧室,慕洛琛關上門,觀察房間里的變化。...
          • Harris Edwards

            夏念念淡淡地看了他一會兒,然後轉身就想離去。

            不想,手腕被他拽住。 夏念念回頭,一道黑影緊接著壓過來,莫晉北定定地看著她:「念念,只要你愛過我,我就還有機會,對嗎?」 「我不可能再愛你。」夏念念的口氣很決絕,很堅定。 「我不相信,你的心裡再也沒有我了。」 「你不相信,我也沒有辦法。愛這種東西,就像是身體里的血,流幹了也就沒有了。我現在過得很好,不想有什麼改變。」 曾經他是有機會的,夏念念在懷上承佑的時候,他們那時候關係最融洽。...
            • Elliott Helbo

              王治一愣,沒想到高晨武求自己的,居然是這麼一件事情,他和周傑確實有一場約戰,只是打不打得起,都還兩說呢:「這個,我們未必就一定要決鬥啊!」

              「你和周傑的決鬥,肯定是不可避免的,不管三璐是被誰陷害的,殺害她的人,終歸是你,所以你們必須有個了結。」 王治心裡終歸還是有點委屈,陳三璐的事情上,自己怎麼算都是個被陷害的人,現在反倒背負起殺人的後果了:「那你幹嘛不去勸周傑,讓他到時候手下留情呢!」 「因為周傑根本不可能是你的對手,那天晚上你在南魚鎮,用的只怕是本命術吧!以你現在的本事,只怕玩命的時候,我都不是你的對手,何況你現在還是崑崙的人,周傑他再怎麼努力,也趕不上你了。」...
              • Elliott Helbo

                針對金剛石、石墨、碳納米管三者的特點,周衡文將金剛石作為矛身的主要材料,而在矛尖上,周衡文將石墨作為主要材料。

                而在內部結構上,周衡文則使用了碳納米管作為主要材料,使超碳矛可以傳遞高壓電流。 電源方面,也得到修改,原本使用十枚蓄電池,可以重複釋放高壓電流,現在使用三顆蓄電池,只可以釋放一次高壓電流。 但周衡文也完善了蓄電池的更換,使超碳矛可以像栓動步槍一樣,換一次蓄電池就可以釋放一次高壓電流,不用把矛拆了,再更換蓄電池。 ——————————————————...
                • Welsh Brooks

                  「王二,你找死!」

                  薛文還沒有出手,劉項卻是先動了,如同一陣暴風,直接捲入天元宗弟子當中,緊接著便是一聲慘叫,一道人影,就像是出膛的炮彈,被他踹飛了出去。 這一腳不可謂不重,那叫王二的天元宗弟子,人還在空中,口裡便已噴出鮮血。看那樣子,劉項這一腳足夠他休養一年的。 一腳踹飛了王二,劉項急忙轉頭對王青道「王青兄弟,小孩子不懂事,你千萬不要與他一般計較,只當他放屁好了!」...
                  • Elliott Helbo

                    「如果我束手就擒,像是你這樣的人會放了他們嗎?」韓宇冷冷笑了笑說道。

                    「你不試試又怎麼會知道?雖然我會放過他們的幾率只是千萬分之一,但你能放過這千萬分之一的機會嗎?在靈城的時候,你甚至都可以為那些你全不認識的人去死了?現在難道你還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最好的朋友和愛人去死?我知道你不是這樣的人。」 崇禮以為自己抓住了韓宇的軟肋。事實上,崇禮對於韓宇性情還是把握得很透徹的,韓宇確實不是一個會輕易讓自己朋友受到傷害的人,只不過……...
                    • Putnam Behrens

                      就在它滿心凌亂之際,少女沒有停歇,繼續說了起來。

                      「你敢不敢這麼做?要是真有種,就待在那裡讓我契約!我就不信以我的實力,還契約不了一頭神獸!怎麼樣,你敢不敢?敢不敢?」 第984章、秦洛的身邊藏龍卧虎! 秦洛說要幫忙其實也就是意思意思,他以為聞人牧月會像平時那樣乾脆利落的出聲拒絕呢。 畢竟,她的身邊高手如雲,對付一個衣著打扮跟非主流似的小屁孩兒還不是手到擒來?秦洛所知道的就有智腦組和那個什麼水果家園—— 可是,秦洛還是不夠了解女人的心思。 至少,聞人牧月的心思暫時還不是他能夠堪破的。...
                      • Putnam Behrens

                        「呵?萬丈深淵?哪裡的萬丈深淵?何況,爺爺,您大概忘記了,不論是當年,還是現在,我從來沒有放下過,以前是,現在是,將來也會是,當年我同意您的做法,同意她出國,這些年為了那些狗屁不通的東西任她在國外流浪...

                        顧老爺子手裡的拐杖篤篤篤的敲在地上,「你是要氣死我!」 顧南風沒有說話,徑自上了樓,臉色沉得如同外面的黑夜,也如同那遠山如猛獸一般的輪廓,帶著一股見者無人敢侵犯的寒意和冰冷。 顧老爺子坐在客廳里,一口一口喘著氣,林嫂聽到吵架的聲音,從廚房裡出來,看著這爺孫兩又吵了起來,當下也不知道說什麼。 這個年夜飯,有人歡喜,有人愁。 顧家這邊雞飛狗跳,葉涼夕在法國那邊卻過得悠哉快意。 過了年三十和初一之後,傅家匯聚在巴黎的人,也紛紛離開,普爾莊園,也慢慢變得沉靜下來。...

                      Latest comments